政法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警服穿在心里

时间:  2018-01-03 11:42
 
 
从警六年,我至今记得领到警服的当天,我穿着警服坐公交车回家的情景。
 
当时,乘客纷纷对我多看一眼。我甚至想着,如果此时有小偷出现多好,让我大展身手,来一个漂亮的擒拿。但是又觉得这趟公交车上肯定不会有小偷,因为我在车上。那一刻神气极了。下车回家时,更是觉得自己像孙悟空腾云驾雾一样地走在路上。我从来都没有像那一天走路那么笔直,那么想遇见左右邻居,那么希望回家的路更长、更长。直到睡觉,才恭恭敬敬地把警服挂进衣橱。
 
可是警服带来的自豪仅仅持续一晚,第二天就报我以羞愧。那是第一次穿上警服去调解纠纷。
 
之前,也和同事一起去调解过纠纷。但当时警服还未配发,群众不知道你是警察,也不主动找你来评理。穿上警服后,群众主动拉着你,说:“让派出所的评评理,看看他这样做对不对。”老百姓可能不认得你这人,但是他认得这一身警服。
 
我自己感觉也不一样,穿上了警服非常想主动把矛盾化解。但却不知道怎么才能对症下药说到群众心里,抓住主要矛盾说到点子上。心里越急、越说不好,只是重复了几句“不要激动,慢慢说”。幸好有同事解围,那一刻真丢人,丢了警服的人。
 
回所里的路上,我一直低着头望着崭新的警服,脸上火辣辣的。
 
我得对得起这身警服。
 
所以,每天傍晚你常常能遇见骑着自行车走村串巷的年轻民警,和老乡坐在田间地头畅聊。时间长了,不穿警服走在村里大家也认得我。还有我遇到了一位好老师,让我出警时跟在他后面多学学,有意让我多说话。年轻的白杨在迅速成长。矛盾纠纷,我渐渐处理得游刃有余。因为犄角旮旯的一块地,两家互不相让,经过我的调解,最终握手言和,收获时节派出所的食堂里硬是多了几棵大白菜。
 
阳光下,洗好的警服越发闪亮。
 
后来,走在大街上,纵使没穿警服,遇见他人发生争执,总要劝几句,防止争端升级。从不喜欢凑热闹的我,现在遇见一堆人聚集,总想凑上前看看,是不是有啥情况?同行的朋友常常笑我:“真是个警察。”
 
因为,警服已经穿在了我的心里。(纪忠鑫)
 
(原文链接:http://www.ahcaw.com/ahcaw/content/2017-12/21/content_7427078.htm?node=85087)
 
 
来源:安徽长安网
责任编辑:马 静